威廉・福克纳经典语录名言名句大全

46次阅读
没有评论

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 1897年9月25日-1962年7月6日),美国文学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意识流文学在美国的代表人物,194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一生共写了19部长篇小说与120多篇短篇小说,其中15部长篇与绝大多数短篇的故事都发生在约克纳帕塔法县,称为“约克纳帕塔法世系”。其主要脉络是这个县杰弗生镇及其郊区的属于不同社会阶层的若干个家族的几代人的故事,时间从1800年起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系中共600多个有名有姓的人物在各个长篇、短篇小说中穿插交替出现。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喧哗与骚动》。小编整理了威廉・福克纳经典语录名言名句大全,欢迎阅读!

威廉・福克纳经典语录名言名句大全

1、钟声又鸣响了……一声又一声,静谧而安详,即使在女人做新娘的那个好月份里,钟声里也总带有秋天的味道。

2、“婚姻出了什么毛病?”我不认为问题与婚姻有任何关系。毛病出在前去参加婚礼的那对新人的身上,男士若是单纯为了得到什么而去投身于某件事情,其结果必然是收获到不幸福。以自己所拥有的现实条件,却像随心所欲地创造出奇迹,这正是问题之所在。男士女士们都忘了,食物越是好吃,消化起来也越快。哪怕是两位男士也好两位女士也好――一旦组成了一个小单元,倘若两人一直记得对方是有弱点的,深深记得人类是易犯错误的,那么,他们就会获得成功与幸福。但是许多男人和女人结婚时似乎都忽略了这一点,那就是:双方都必须记清楚,他们有一个希望去创造并得到的目标,他们务必共同为此而努力,并且还要学会宽忍对方。

3、“过去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过去,过去就活在今天。”

4、我们的生命怎么就悄然化为一些无风、无声、疲惫地重复着的疲惫的姿态:化为没有手在没有弦上拨动的古老的振响的回声:夕阳西下时我们凝成了狂妄的姿态,玩偶们僵死的姿态。

5、生命是在低谷里孕育出来的。它随着古老的恐惧、古老的欲念、古老的绝望一直吹到了山顶。我们之所以必须一步步走上山,就是为了可以坐车下山。

6、人者,无非是其不幸之总和而已。你以为有朝一日不幸会感到厌倦,可是到那时,时间又变成了你的不幸了,这也是父亲说的。一只系在一根无形的线上的海鸥在空中给拖了过去。你呢,你拖着你幻灭的象征进入永恒。接着羽翼显得一点点变大了父亲说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弹奏竖琴。

7、我并未读过当代作家的全部作品;我还抽不出时间。因此我只得谈我所了解的那些。我现在想到的是我认为应列为最最好的一部: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也许是因为这一部如此充分地显示了我打算要说的道理:一个青年人,不管持有什么古怪的主张,总有一天必须当一个成年人的,他会比某些人聪明,会比大多数人更加敏感,他也许是因为上帝使他头脑里有这样的想法吧,他爱成年人,希望成为大人的一员,人类的一员,他想参加到人群里去,但是失败了。在我看来,他的悲剧不在于,如他或许会想的那样,自己不够坚强,不够勇敢或是不值得被接受进人类。他的悲剧在于,当他企图进入人类时,人类根本就不在那里。他没有什么可以做的,除了疯狂地,一本正经地乱飞,在他那只倒置的玻璃杯里,直到他或是放弃

8、纵使那天已经远去小孩在土豆地里咿语而那天的声音依然萦回在你的心里

9、它再也不会回来了,写《喧哗与骚动》班吉那节时我所体验到的情绪,那具体,确切然而又难以描摹的情绪,它再也不会回来了――我手底下尚且是洁白无瑕的纸张所完整与不枯竭地持有的那种狂喜,热切,欣悦的信心与惊奇的期盼,它们是再也不会回来的了。毫不踌躇的开始会出现,完成得很美满以及完成得很艰辛所带来的冷冷的满足感,这些会出现也会继续出现,只要我写得还不错。可是那样的感受不会回来。我是再也无法体会到它的了。

10、路躺在那,一直通到我家门口,大大小小的厄运但凡经过都不会找不到门的。

11、八月下午的炎热,安谧的松酒般的寂静。

12、当进攻的命令最初下达给他的时候,统领这个军团所在师的将军立刻说道:“当然。谢谢。这是什么情况?”因为在他看来,他多年来需要并且想要的机会终于来了,等了多少年他已经不屑于回忆了,此刻他意识到,过了这么多年,他其实已经放弃了得到它的希望。因为在过去某个他甚至无法准确推知的时刻,他出了事,至少是他的事业出了问题。

13、她不在了,一半的记忆也已经不在;如果我不在了,那么所有的记忆也将不在了。是的,他想,在悲伤与虚无之间我选择悲伤。

14、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我们的痛苦都是由自己造成的。我们都认为是这个世界亏欠了我们,使我们没有能得到幸福;在我们得不到幸福时,我们就把责任怪在最靠近我们的那个人身上。

15、如果在痛苦和虚无之间选择,我选择痛苦。

16、任何一个活着的人都比死去的人强。但是任何一个活着的人都不比另一个活着的人强多少

17、这只表是一切希望与欲望的坟墓,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你靠了它,很容易掌握证明所有人类经验都是谬误的归谬法。这些人类的所有经验对你祖父或曾祖父不见得有用,对你个人也未必有用。我把表给你,不是要让你记住时间,而是让你可以偶尔忘掉时间,不把心力全部用在征服时间上面,因为时间反正是征服不了的,他说。甚至根本没有人跟时间较量过。这个战场不过向人显示了他自己的愚蠢与失望,而胜利,也仅仅是哲人与傻子的一种幻想。

18、婚姻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倘若真是有的话,人们自会发明出某样东西来取代它的。

19、有一次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想我是醒着的,可是我什么都看不见,也感觉不到,我感觉不到我身子下面的床,我想不起来我是什么,我想不起我叫什么名字;我甚至也想不起我是个姑娘,我连想都不会想了;我甚至也不会想我要醒来,也不记得和醒相对的是什么。我知道有什么东西经过,可是我连时间这件事儿也想不起来;接着我一下子就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了,那是风吹遍了我全身,好像是风来了,把我吹回到它来的地方,我没有被吹那房间里。实话实说,对于女人来说,我们这种生活是很苦的。至少对某些女人来说是这样。我记得我妈妈足足活了七十多岁。每天都干活,雨天也好晴天也好;自打生了最后一个小子之后就没躺下来生过一天病,直到有一天她挺古怪地朝四周瞧了瞧,又特地去把她那件在箱底压了四十五年的镶花边的睡袍拿出来,穿在身上。她躺到床上拉好罩单又闭上了眼睛。“你们大家要尽心照顾好爹哟,”她说。“我可累了”

20、你无法游向新的地平线,直到你有勇气告别海岸。

21、我们无法做到完美,所以我评价一个人就看他在做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时,失败得有多精彩。

22、也许人们把狂欢和爱情放在文字里是对的,因为它们别无去处。|威廉.福克纳

23、人者,无非是其不幸之总和而已。你以为有朝一日不幸会感到厌倦,可是到那时,时间又变成了你的不幸了

24、谁有权利决定一个人是疯了呢还是没有疯。有时候我觉得我们谁也不是百分之百疯狂,谁也不是百分之百正常,大多数人那么说,他也就那样了。好像事实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他表现的时候大部分的人对他抱的是什么看法。每个人内心深处都好像有另一个自我,这另一个自我已经超越了一般的正常和不正常,他怀着同情的恐惧与惊愕注视着这个人的正常和不正常的行径。

25、他已顺应潮流,成为实利主义者,仇恨和绝望有时又使他成为一个没有理性、不切实际的复仇狂和虐待狂。

26、我感觉到我像一颗潮湿的种子,呆在热烘烘的闷死人的土地里,很不安分。

27、Some days in late August at home are like this, the air thin and eager like this, with something in it sad and nostalgic and familiar…(八月末在家的那些天就如这样,稀薄的空气中带着渴望,有点忧伤,有点怀念,又有点熟悉...)

28、加缪说过,诞生到一个荒谬的世界上来的人惟一真正的职责是活下去,是意识到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反抗,自己的自由。他说过,如果人类困境的惟一出路在于死亡,那我们就是走在错误的道路上了。正确的路迹是通向生命,通向阳光的那一条。一个人不能永无止境的忍受寒冷。因此他反抗了。他就是不能忍受永无止境的寒冷。他就是不愿沿着一条仅仅通向死亡的路走下去。他所走的是惟一的一条可能不光是通向死亡的道路。他们遵循的道路通向阳光,那是一条完全靠我们微弱的力量用我们荒谬的材料造成的道路,在生活中它本来并不存在,是我们把它造出来之后才有的。

29、只要人们能记住这一点,世界上就不会有不愉快的婚姻了:激情是会自行燃尽的火焰,而爱情确实燃料,它能向篝火提供燃料,使它永不熄灭。

30、紧抱着我的泥土自会让我呼吸。

31、我现在不存在,我过去存在。还有一刻钟。然后我就不在人世了。最最令人宽慰的词句。Non fui. Sum. Fui. Non sum.

32、在香甜缓和的空洞的店堂里,她的脸宛若一杯正急急往里掺咖啡的牛奶……小姑娘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瞧着面包,两只眼睛就像是一杯淡咖啡上浮着的两颗葡萄干。

33、人们都生活在一种梦境中,在这里,你跑,却不能离开你无法相信的一种恐惧,你奔向一个安全的境地,对之你并无信心。

34、我现在不存在,我过去存在。

35、有一天我似乎关上了一扇门,把所有出版社的地址与书目全都挡在外面。我对自己说,现在我可以写了。现在我可以给自己做一只瓶子了,就像那个古罗马老人置放在床边的那只一样,他不断地吻它,以致把瓶口都慢慢给磨蚀了。就这样,我,一个从来没有妹妹而且命中要丧失襁褓中的女儿的人,便动手为自己创造一个美丽而悲惨的小姑娘。

36、人性,是唯一不会过时的主题。

37、所有的事情,连改变它们一下都是不值得的。我想到这里,不由得又产生一个想法:要是一个人得靠娶一个老婆来救自己,这样的人也够窝囊的了。可是我寻思又是科拉说得对,她说上帝之所以要创造出女人来是因为男人看见自己的长处也认不出来。

38、后来出了事。不是出在他身上:他还是没变,依旧称职能干,仍然不受限制,全心全意。他似乎只是在某个时刻在哪里丢掉或遗落了那几乎一成不变的常胜不败的旧习惯、职责、光环(或是亲和力),成功曾经与他如影随形,近乎单调,现在放慢了脚步的仿佛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命运,并非发生了实质改变:只是暂缓而已:他的上司们似乎都是这么想的,因为他还是如期(其实比一些人稍稍提前了一点)得到了他军帽上的下一颗星,相伴而来的不仅是晋升师长,而且还有一些机会,这表明他的上司们仍旧相信他随时都可能恢复,或者找回昔日成功的秘诀。

39、最初涌现的激情、心灵与身体的贴近,这绝对不能算是爱情。那仅仅是要抵达真正的爱、宁静与满足这平静的大海之前的那圈浪潮。浪花也许很有趣,但你是无法平安地穿越浪花进入港湾的。自然已婚夫妇希望共同抵达某个港湾――到了那里,可以回顾金色的年华,在遗忘的那些日子里,相互的容忍曾让他们跋涉崎岖地带,而时光又抹平了其余的艰难险阻。

40、虚无主义者说死亡是终结;原教旨主义者则说那是开始;实际上它不过是一个房客或者一个家庭从公寓或是一个城镇搬出去而已。

41、“我们无法做到完美,所以我评价一个人就看他在做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时,失败得有多精彩。”

42、我注意到:一个懒惰的人,一个不愿动的人,一旦动起来,就会持之以恒动下去,就跟他坚持待着不动时一样,好像他不喜欢的倒不是动本身,而是开始和停止。好像是有什么事使得开始和停止看起来很难,他倒会感到有些得意的意味。

43、没有人能够告诉你,事先警示你,为了继续活下去该怎么对付。你明白吗,这就是孤独。你必须独自对付,孤独就像电荷一样,你能承受一定数量而不致失去

44、它什么也不是,仅仅是一种声音。这哀伤的不平之鸣很可能亘古以来就存在于空间,仅仅由于行星的汇合而在一刹那间形之于声。

45、他觉得自己命中注定就是个完美的士兵:没有过去,不受限制,全心全意。他记忆中的第1个印象是比利牛斯山脉的一家由天主教妇女团体开办的孤儿院,那里没有任何关于他生身父母的记录,压根没什么可隐瞒的。十七岁时,他参军当了普通列兵;二十四岁时,他已是三年的中士了,发展势头很好,他的团长(本身就是白手起家,从普通一兵成长起来的)不让任何人安宁,直到他带的士兵也像他那样有机会去上军官学校;到了一九一四年,他已作为沙漠驻扎的斯帕希骑兵上校而立下辉煌战功,刚到法国时作为旅长也开创了无可指摘的业绩,因此对于那些信任他并关注他的事业的人(他既没有影响力,也没有朋友,除了靠自身的努力和业绩赢得、争取到的,就像他担任中士时期的那位默默无闻的上校一样)来说,他似乎前途无量

46、Don’t bother just to be better than your contemporaries or predecessors. Try to be better than yourself. 别自寻烦恼的只想比你同时代的人或是先辈们出色,试着比你自己更出色吧。

47、或许这是因为南方早已死亡了。纽约,不管它自己以为如何,却是自从诞生以来一直都很年轻的;它仍然是继承荷兰人传统的合乎逻辑与从未断裂过的一个演进阶段。芝加哥呢,甚至都在夸耀自己年纪还小呢。可是南方,正如芝加哥是中西部而纽约是东部一样,绝对是已经死了,是被内战杀死的。“时代改变了我们,但时代本身却没有什么变化。仍然是同样的空气,同样的阳光,在这里面雪莱曾梦想在银色的世界中有不死的金子般的男子与女子,而年轻的济慈则写出了…难道我们当中竟出不了一个人,能写出美好、热情、哀伤的诗歌而不是令人失望和伤心的诗歌吗”

48、那些树看起来像一只只大热天竖耸起羽毛躲到凉沙土里去的鸡。如果我从廊子上跳下去,那就会跳到方才鱼在的地方,它现在已经给剁割得不像鱼了。我可以听见那张床还有她的脸还有大伙儿的声音,我能感觉出地板在震动,那是他走在那上面,他走进来干了那件事。走进来干了那件事,她本来还好好的可是他走进来干了那件事。

49、那支折断的花耷拉在班的拳头上,建筑物的飞檐和门面再次从左到右平稳地滑到后面去,这时,班的蓝色的眼睛又是茫然与安详的了:电杆、树木、窗子、门廊和招牌,每样东西又都是井井有条的了。

50、到那时候只有你和我置身在火舌与恐怖之中四周都是纯洁的火焰。其实分别也没有这么可怕。65万个小时后,当我们氧化成风,就能变成同一杯啤酒上两朵相邻的泡沫,就能变成同一盏路灯下两粒依偎的尘埃。宇宙中的原子并不会湮灭,而我们,也终究会在一起。

51、不要伤脑筋去超越你的同辈或是前任,努力超越你自己。

本文地址:https://lhh666.cn/86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或忘记标记,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